疫情“黑天鹅”下的早教行业,都要经受哪些不可承受之重?

疫情“黑天鹅”下的早教行业,都要经受哪些不可承受之重?
2020年12月25日 17:17 青财经2019

早教行业,被誉为教育培训领域的下一个黄金赛道。

2019年,我国出台学前教育发展各项新政策,这对早教机构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与此同时,随着消费升级,千亿级早教市场稳定增长,早教行业成为资本新宠。

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让一度曾被看好的早教行业受到重创,被按下了暂停键。随着疫情的反复,更是给早教市场进行了一轮新的“洗牌”。有的线下早教机构经营不善选择关闭,有的现金流枯竭深陷跑路风波,还有的金牌早教机构推出在线课程应对疫情,线下培训课出现退费难、“一课多卖”、“刷课骗钱”等管理混乱现象。

疫情“黑天鹅”下的早教行业,都要经历哪些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金宝贝陷“退费难”“管理乱”风波

近日,网上爆出知名早教中心金宝贝发生家长退费难、“一课多卖”、“刷课骗钱”等管理乱现象,引发媒体关注。

据《华商报》报道,12月21日,陕西宝鸡金宝贝早教中心吾悦广场店一刘姓家长反映称,2019年10月26日在该早教中心店为2岁多即将上幼儿园的孩子签订一套早教课,课程总价13665元,优惠价位11415元。但签订后没上几节课,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一直未上课,截至目前尚有10000元左右费用,多次协商想退费或分批换成其他多种形式的补课课程,协商多次无果。

陕西宝鸡金宝贝早教中心吾悦广场店与刘姓家长签订的课程销售协议图

类似“退费难”的事情,也发生在杭州金宝贝门店。《钱江晚报》报道称,杭州陈女士在2018年1月给6个月大的儿子报了杭州西湖银泰金宝贝早教课,课程共192节课,折后总金额为23085元。

据陈女士反映,当时报课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孩子在上幼儿园前能够接触其他小朋友,学会与老师互动。鉴于金宝贝口碑,一下子报了192节课的大课,加上优惠赠课,一共大概有200节课。今年由于疫情,课程被迫停课5个月,这一拖孩子就过了“早教”期,等课程再开时孩子已上幼儿园,继续上金宝贝剩下课程,意义不大。剩余66节课7900多元课程费,陈女士向金宝贝提出退课申请,却被告知要按照合同约定收取15%的违约金,而且是总课程金额23085元的15%。

由于疫情造成停课导致的教学延误,陈女士认为不应该全由家长方来承担责任。陈女士提出退课申请的同时,也向金宝贝交涉转课需求,但转课后发现新开课程并不让她满意。若要退课,就要支付较高的违约金,按合同总金额23085元的15%支付3460元,这样算下来所剩无几。“早教”期都过了,孩子也长大了,课也没上,杭州金宝贝为何退钱那么难?

对于金宝贝天津早教中心嘉里汇店,不久之前被爆出发生“一课多卖”“刷课骗钱”现象,100多名家长被骗,钱花了,课没得上?涉案金额超过百万,家长交的钱,去了哪儿?

有金宝贝天津早教中心家长反映,给孩子上课的近15000元钱全交了,但课却被刷了,无法上课,疑似一份合同被多个会员公用,也就是“一课多卖”。家长要求退钱,天津早教中心嘉里汇店一开始推卸责任,各种“踢皮球”,迟迟不肯退钱。后经多方协调,才补齐合同,得以继续上课。

作为国内早教市场排名第一的金宝贝,源自1976年创建的美国早教品牌,该品牌早教中心遍布全球40多个国家,共有800多家婴儿早教机构。2003年首次进入中国市场,经过17年发展,在国内拥有超过500家早教中心,覆盖170多个城市,每年服务30万中国家庭。这样一家世界知名的早教品牌,管理系统,流程成熟,又如何会发生退课难、“一课多卖”“刷课骗钱”的事?

业内人士表示,金宝贝作为全球知名早教品牌,一般来说很难发生退费难、“一课多卖”“刷课骗钱”等事件,但由于采用加盟模式,个别加盟商出于利益考虑,涉及加盟店生死,也有可能“铤而走险”,钻管理疏漏,做一些违背品牌价值的事情。

金宝贝,如何花开中国早教市场?

金宝贝扎根中国早教市场

作为全球化早教拓荒者,金宝贝(Gymboree)立足全球,于1976年在美国旧金山成立。无论是课程还是教具,均采用全球统一标准,倡导“全人教育优秀品质”的早教价值观,从教学理念、价值观到选材、课程和教具的标准化,让世界各地的孩子,享受到全球一流的早教产品和服务。

中国是人口大国。在美国麻省理工博士张振宇的“牵线搭桥”下,金宝贝早教于2003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并在上海创建了中国第一家国际化早教中心。这为后来美吉姆、悦宝园等美国早教品牌引进中国市场开了先河。将先进、科学的早期教育理念带入中国,用金宝贝儿童成长教育集团全球总裁兼CEO张振宇的话说,“金宝贝坚持’人本+科学+务实’的育儿价值观,通过Sweet(自信乐观)、Strong(健康灵活)、Smart(好奇好学)‘3S’育儿发展理念,为中国家庭提供专业的早期教育课程与服务,教会家长如何让孩子成为孩子,和孩子共同成长。”。

在中国市场,金宝贝主要通过加盟方式,经过17年发展,现已在全国拥有500家早教中心,覆盖北京、上海、深圳、苏州、成都等170多个城市,每年服务超过30万中国家庭。在2019年《中国早教蓝皮书》发布的2019国内十大早教排行榜,金宝贝高居第一,毫无悬念成为早教行业老大。

《中国企业报·青财经》了解到,金宝贝在国内的500家早教中心,加盟商占绝大多数。目前主要分两大类:一是合作时间较长且具有一定经验的老盟商;另一类是以“80、85后”为主、刚开始从事早教业务的新盟商。由此可见,加盟模式是金宝贝发展立脚点,其意义不言而喻。

作为将美式早教引进中国的首家品牌,金宝贝年头最久,品牌影响也最大。金宝贝早教花开中国市场,不仅带来了全球领先的早教产品和服务,还有先进的育儿理念,对中国家庭的教育影响深远。

疫情下的早教“洗牌年”

2020疫情之年,也是早教市场的“洗牌年”。受到疫情重创的早教机构,如多骨诺米牌纷纷倒下,深陷跑路、倒闭潮。

今年8月,北京一家名为英华公学的早教机构跑路。该早教机构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远洋广场。家长学费难以追回。在英华公学发生“跑路”事件之前,另一家早教机构巧虎KIDS北京丰台店也没能扛过疫情,8月份对外张贴公告因资金问题宣布破产关停,相关负责人失联。早在今年3月,知名儿童体育教育机构“趣动旅程”由于现金流枯竭宣布破产;北京悦宝园草桥中心、上海悦宝园南洋中心等多家“悦宝园”门店也先后停课闭店,家长退费困难,部分门店给家长提供转课时服务;到了6月,广州启迪堂宣告关停,学费也难以退还。

来源北京卫视法治进行时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020年早教类企业,一共新增6012家,吊销注销量达1752家。相比去年,早教类企业新增量同比下降31%。今年受疫情影响,不少早教机构陷入跑路、倒闭潮。而这些早教机构倒闭跑路原因,梳理发现多为现金流问题、加盟店弱连接、盲目扩张等原因,闭店后家长退费困难、维权艰难。

生死攸关之时,转移线上是早教机构对线下培训停摆后的应急措施。一些早教头部品牌及时布局线上平台,紧急推出线上课程,通过录播、教具+轻课、小班直播等方式,抢占生存空间。长期稳坐行业第一交椅的金宝贝,去年4月上线“金宝贝启蒙APP”探索线上业务,今年疫情一爆发就立即推出《金宝贝线上精品课》,以减少疫情对线下培训的冲击。即便如此努力,在最新发布的2020国内十大早教品牌排行榜,金宝贝被美吉姆赶超,退居第二,行业地位开始动摇。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在线早教品牌,比如卡比早教、一刻馆、MyTutor、Primer等顺利获得融资,还有一些大品牌也在孵化早教产品。今年3月完成10亿美元融资的K12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猿辅导,就在6月份上线早教APP“斑小马早教”,定位于为0~3岁幼龄儿童提供双语早教解决方案。产品涉及实物玩具、学习机、绘本、早教卡、配套视频等内容,每月内容根据儿童月龄发展规律设计打包发送。

2020年这个不同寻常、充满不确定性的年份,在早教市场开始了新一轮洗牌,快速淘汰掉一批抗风险能力弱的机构;也给早教头部机构予以重创,加快开辟线上业务;同时给予线上机构快速发展获得融资的机会。只是,承载那些不可承受之重的永远都是退费难、维权难的家长。

来源:中国企业报·青财经

作者:青青

编辑:岳上媛

主编:江金骐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